侯灿:做学问最怕没有资料,无米下锅,神仙也没用

时间:2019-11-07 14:18:55 来源: 网络

侯先生主要研究新疆考古学,但他并不研究新疆所有的考古问题。相反,他选择有代表性的问题集中在深度培养上。侯先生的学术研究受高昌的影响最大,其次是楼兰和和田。侯先生常说:学习最怕没有信息,没有饭做,神仙也没用。当然,吐鲁番是新疆最丰富的考古材料。不仅有大量的纸质文献,还有相当多的墓表和墓志铭。无论解放前还是解放后,所有以前的考古资料都相对容易找到。这些资料主要保存在中国,这几乎是吐鲁番考古的唯一案例,因为解放后吐鲁番的考古资料明显比解放前丰富。此外,黄文碧先生在解放前获得的信息也在中国,所以吐鲁番的信息相对容易获得。侯先生有这样的想法,老一辈的学者都能理解。在研究敦煌吐鲁番学时,改革开放之初,大陆学者受到严格限制,主要是因为很难获得相关的外国资料。侯先生没有参加吐鲁番的考古发掘,所以他主要利用吐鲁番出土的材料进行历史研究。侯先生利用文物研究了高昌王国的郡县问题,讨论了高昌在不同时期给出的年数问题,特别是利用了高昌时期吐鲁番出土的墓表资料,安排了检查和分析,并写了一篇题为《Ku高昌王国官制研究》(1984)的巨著。他对高昌官员的几个系列和级别做了详细的考证,至今仍须查阅。根据吐鲁番的数据,侯先生研究墓地表的数据最多。1990年,侯先生撰写了《解放后新发现吐鲁番墓志铭记录》(北京大学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编纂的《敦煌吐鲁番文献研究第五辑》),长期以来,这是新发现吐鲁番墓志铭最重要的来源。2003年,侯灿和吴梅林出版了《吐鲁番出土砖札记》(巴蜀出版社),这仍然是最权威的资料书。

楼兰

侯海洋对楼兰的研究引起了考古学家的注意。经过前一年的调查,1980年春天,两个考古调查组进入了古城楼兰。侯先生是西部队的队长。在一个月的考古调查中,我们获得了很多。毕竟,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楼兰第一次真正的考古工作,受到各界的高度重视。1984年,侯先生在《中国社会科学》第二期发表了《楼兰市的发展及其衰落与废除》一文。最新的考古材料被用来吸引人们的注意力是很自然的。1988年第7期《文物》发表侯先生的三篇文章,即《楼兰新发现的木简和纸质文献考证》、《楼兰古城遗址调查和试掘简报》、《楼兰郊外古墓发掘简报》,集中论述了1980年楼兰考古学的新成就。长期整理楼兰出土资料,研究相关问题,1999年,四川天地出版社出版的《楼兰汉简文献集成》,可视为侯先生多年积累的结晶。关于和田的研究,侯先生主要讨论了马扎塔古要塞,涉及丝绸之路上的地位和和田绿洲的变迁。

学术研究不可避免地会留下遗憾,侯先生也是如此。一会儿,我看见侯先生把高昌的所有史料都摊开了。卡片上密密麻麻地覆盖着大床。侯海洋想理清傅高昌的新飞跃规则。大约在1990年上半年的一天,当我去侯先生家时,侯先生说:“孟先生!”这次,声音有点低。侯耀文制作了《出土文献研究》的续集,其中包括王肃先生的代表作《Ku高昌历法初步研究》,随后是一张长长的《Ku高昌说闰起草表》。学术崩溃后,侯先生的努力白费了。侯海洋显然受到了沉重打击,苦笑着说:“这是学术性的。”这样的事情只能平静地接受。楼兰考古学的报告到目前为止只是一个简短的报告,还没有发表。侯先生已经被调到新疆师范大学,分拣工作似乎并没有停止。我肯定我见过他的手稿,其标题类似于《楼兰考古调查报告》。见表,线跟踪和照片在其中,特别是比较斯坦以前的工作,以说明当前的进展,这有很大的学术意义。不过,我很担心高昌的问题,楼兰的事情不太重要。后来,我听说侯先生把手稿送到了北京的一家出版社。后来,他遇到了挫折。有些人写信表示反对这份出版物。签名或单元似乎有问题,手稿被退回来了。手稿无法出版,个人的努力又被浪费了。但更重要的是,如果这是一份考古报告,那么所有的数据和研究都将失效,这对一个人来说不是损失。我已经联系了新疆研究所所长余志勇先生。他说学术工作不应该浪费。新疆学院可以支持出版。不幸的是,侯先生死后,我一遍又一遍地问他。侯先生的家人非常肯定地说没有这样的手稿。


江苏快三 上海时时乐 内蒙古十一选五 安徽11选5投注 上海时时乐 pk10开奖直播 申博太阳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