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mt0002.com 三国荆州的地理优势是什么,让魏蜀吴争夺不休

时间:2020-01-07 17:03:52 来源: 网络

www.mt0002.com 三国荆州的地理优势是什么,让魏蜀吴争夺不休

www.mt0002.com,荆州,古称江陵,地处江汉平原腹地,湖北省中南部,因毗连荆山而得名。《三国演义》共有120回,其中有72回与荆州有关。曹操、刘备、孙权为了争夺荆州的控制权,尔虞我诈,波谲云诡,将军事谋略发挥到了极致。三国荆州的地理优势体现在哪里?谁又是真正的赢家呢?

古代有关中、黄河中下游、长江中下游和巴蜀四大经济区,控制这些区域,相当于掌握了天下。荆州东挽江汉,西枕巴蜀,南瞰东南,北接中原,是连接四大经济区的枢纽。据《汉书·地理志下》记载,东汉的荆州下辖南阳郡、南郡、江夏郡、桂阳郡、武陵郡、零陵郡、长沙国等七郡,整个区域囊括现今的湖南、湖北全境及河南南部地区。

上图_ 荆州各郡划分图

上图_ 三国荆州版图

荆州和襄阳境内的荆襄大道和南襄隘道,是古代南北走向的重要官道。荆襄大道往东北越“义阳三关”,可威胁豫州,往东南走随枣走廊,直趋沔口,这是吴国攻楚的线路。而南襄隘道进入南阳盆地后,东指洛阳,西经蓝武道可抵关中蓝田。

荆州还控扼长江和汉江水路交通。沿长江逆流而上,能直捣巴蜀,顺流而下,可进袭东南,并且隔江南瞰湖广。溯汉江而上,经襄阳,东入唐白河,抵南阳,西趋汉江,至汉中。可见,荆州的区位交通优势十分明显。地理学家顾祖禹在《读史方舆纪要》中一针见血地指出荆州的重要性:“湖广之形胜……以天下言之,则重在襄阳;以东南言之,则重在武昌;以湖广言之,则重在荆州。”

上图_ 三国地图

其实,曹操、刘备和孙权对荆州早有觊觎之心。诸葛亮在《隆中对》中评价:“此地北据汉、沔,利尽南海,东连吴会,西通巴蜀,此用武之国。”鲁肃也认为:“此地水流顺北,外带汉江,内阻山陵,有金城之固,沃野万里,士民殷富,若据而有之,此帝王之资也。”双方对荆州的价值达成了高度一致。

建安十三年(公元208年),曹操进攻荆州南阳郡。刘表面对曹操和孙权的两路夹击,他放弃南阳郡,依托樊城和汉江进行收缩防御。不料,当年8月,刘表病逝。他的二儿子刘琮在世家大族的胁迫下,投降了曹操。

上图_ 鲁肃(172年-217年),字子敬

曹操顺利取得荆州后,刘备仓皇投奔江夏的刘琦,鲁肃曾坦言:“始与豫州观於长阪,豫州之众不当一校。”足见其狼狈至极。而曹操给孙权写信劝降,称:“近者奉辞伐罪,旄麾南指,刘琮束手。今治水军八十万众,方与将军会猎於吴。”这份信与其说是劝降,不如说是宣战,将孙权逼入绝境。在共同威胁下,孙刘结成同盟,顺理成章。

赤壁之战后,曹军大败,孙刘尾随,双方在江陵僵持不下。曹操见状,命江陵守将曹仁退守襄阳。至此,三家在荆州重新划分了势力范围。曹操控制了襄阳和南阳郡,孙权得到了江夏郡,刘备趁东吴和曹军死磕,占领了武陵、零陵、长沙、桂阳等四郡,另外,南郡由孙刘分占。

上图_ 赤壁之战

从表面上看,刘备获益最大。他不但有了自己的根据地,还控扼了长江,如此一来,他既能逆流而上进袭益州,又对地处东南盟友孙权虎视眈眈,进退自如。刘备占有的水陆优势很快显现,当孙权提出合兵一处共讨刘璋时,遭到了刘备的拒绝。没有他的背书,孙权无法攻跨越荆州攻打巴蜀的。

通常,三国粉都为孙权叫屈,认为他出力最多,得到的实惠最少。事实并非如此,赤壁之战关系到孙权的生死存亡,他才投入了三万人。现在,孙权不但在荆州与曹操对峙,还在江淮与曹军纠缠。以他的实力,显然无法承受两线作战的。

上图_ 孙权题跋像

相较荆州,江淮才是孙权的战略重心。古语云:“有淮则有江,无淮则长江以北港汊芦苇之处,敌人皆可潜师以济,江面数千里,何从而防哉。”正因如此,孙权答应了刘备借荆州的请求,这么做能够由后者分担荆襄防务。

反观曹操,得知刘备暂得荆州使用权之后,“操闻权以土地资备,方作书,投笔于地。”可见其深受震动。他退守襄阳,试图用以退为进的策略,分化瓦解孙刘联盟遭受打击。局势发展到这一步,刘备实现了“隆中对”的初级目标,孙权能够放手稳固内部,缓解江淮的压力,双方一拍即合,双赢互利。而曹操虽然占据了南阳郡,军事上遭遇了重大挫折,战略上失去了主动权。

上图_ 刘备(161年-223年)

当年,曹操用郭嘉提出的“急之则相持,缓而后争心生”策略,平定了袁绍残余势力。如今,这条策略仍然具有相当大的破坏力。曹操一方面施加了江淮方面的压力,以张辽、乐进、李典等将为首的曹军,屡屡挫败孙权的攻势,另一方面在荆襄保持战略防御。

一战一和,其中内有玄机。面对缓和的局势,刘备着手实施“隆中对”的二级目标。建安十九年(公元214年),他控制了巴蜀,一举奠定了三国分立的基本面。孙权闻讯,怒斥:“猾虏,乃敢挟诈如此。”

孙权在江淮不仅没有打开局面,反而损兵折将。他派遣诸葛谨出使刘备,计划讨回南郡,且外加原本作为酬劳送给刘备的长沙、零陵、桂阳等三郡。刘备对孙权的无理要求耍起了滑头,答曰:“须得凉州,当以荆州相与。”刘备的答复明显犯了重利益、轻全局的错误。

上图_ 吕蒙(179年—220年)

事实证明,孙权对此十分不满,他调兵遣将,计划武力夺回荆州四郡。刘备也不甘示弱,采取了针锋相对的措施。由于曹操在关中蠢蠢欲动,刘备害怕腹背受敌,向孙权妥协,同意将长沙、江夏、桂阳以东属孙权,自己屯驻南郡、零陵、武陵以西,双方罢兵而归。孙刘联盟名义上扛着抗曹大旗,实质上龌龊不断,曹操以退为进的策略初现成效。

随着“挺刘派”骨干鲁肃的去世,“倒刘派”主力吕蒙上台。镇守荆州的关羽“善待卒伍而骄於士大夫”,对孙权态度傲慢。此前,孙权在逍遥津被张辽击败,差点殒命战场,他急于打破僵局。这些因素相互叠加,孙权犯了和刘备同样的错误。趁关羽攻打襄阳之际,由吕蒙“白衣渡江”夺取了荆州,孙刘开始互撕。

上图_ 曹操(155年-220年)

从全局看,曹操在江淮占据了上风,坐拥襄阳形胜之利。孙权身陷两线作战的窘境,在实力上无法与曹操抗衡。刘备被盟友背后捅了刀子,率先从荆州出局,蜀汉也率先灭国。由此说明,荆州是各家实力的试金石,“吃瓜群众”曹操成为荆州最后的赢家。

文:计白当黑

参考资料:《汉书·地理志下》《读史方舆纪要》《三国志》

文字由历史大学堂团队创作,配图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